最近,常常为自己的「冷感」而苦恼,甚至怀疑这世上还有什么事能让我本能地震惊起来。别人那些大情大悲,在我这里是不存在的。本该是合乎逻辑的情绪反应,我好像要很吃力地憋出来。麻木?我对一些事又过分敏感,会反复咀嚼;自私?也许吧,付出的情感总是事前有保留,事后易淡忘。无论是对一个人,一件事,一段情,或是一座城。我为此深感懊恼,也倍觉无奈。不说我的情绪G点比别人高吧,起码是大异于常人的 — 比如,我能很自然地接受一些荒诞的事物并将其合理化,会被「这世上没有一件事是严肃到不能被调侃的」这样撕破脸皮的尖锐话语直击灵魂,也能被 Coupling 里那个「在葬礼上越不想笑就越会笑出来」的可恶理论逗出会心一笑…我就是那个有着怪G点的 Emotion Freak,为那本该有而又一直缺失的情绪反应纠结不已,却振振有词。想了想,大抵如此。

评论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fixelf | Powered by LOFTER